……我曾讀過一篇文章,提到偉大的棒球選手彼得˙羅斯(Pete Rose)某一次在達成他的目標時激動落淚。他告訴媒體,這是他第一次落淚。第一次?他當時已經作了父親了,難道他自己的孩子出生時,他也沒有激動落淚嗎?

讓你的孩子看到你哭具有特殊的意義。這不表示你脆弱,這表示你有人性。它讓他們知道,他們可以對生命有更深刻與完整的體認。我始終忘不了,有一位父親有一次打電話給我,和我分享他看過最精彩的一場籃球比賽,這場球賽讓他激動落淚,而且他很高興他的兒子也看到他落淚。

那天晚上是雷霸龍˙詹姆士(LeBron James)的一場籃球比賽。這位「上帝的最愛」有一群隨行人員,全國媒體跟著他走到哪裡就報導到哪裡,甚至回到他就讀的高中。他開一輛「悍馬」車,還沒加入NBA前就已經拿到數百萬美元的球鞋廣告合約。

和許多父親一樣,這個父親也希望他的兒子看雷霸龍的比賽,於是父子倆提早抵達那所高中的體育場,希望能搶到一個較好的位子。雷霸龍是近年來所見最優秀的中學籃球選手,他很快就要被延攬晉級為職業球員了,不過,這一天他要為他就讀的俄亥俄州阿克隆市的聖文森-聖瑪麗高中演出。

這位父親和他的兒子坐在露天座位上觀看沃茲沃斯高中的乙級校際籃球賽。比賽即將結束,只剩下最後一分鐘時,球賽忽然喊暫停。沃茲沃斯高中領先十分,四葉草高中的教練忽然叫停。群眾譁然,不明白在要急起直追比分的當下,教練為何喊暫停。人人都急著看下一場精彩的比賽,那是他們來此的真正目的──觀賞雷霸龍的比賽。

這時候,這位父親才注意到坐在「四葉草小馬隊」球員等待區最後一個穿綠色十號球衣的選手。當他站起來時,這位父親發現男孩走起路來一瘸一瘸的,頭歪向一邊,眼睛往下垂,他還有一隻在母親子宮內沒有發育完全的變形的耳朵。

這位父親並不知道男孩的腦袋有一條引流管,讓大腦內多餘的水分流出,以維持男孩的生命,男孩也因此無法全程參與運動比賽,他更不能被任何東西打到頭,這是醫生的命令。

教練早已計畫好,無論比數多麼接近,他都要讓亞當˙塞尼上場比賽。他知道亞當多麼希望能為學校這場重要的比賽效力,同時他也認為亞當有權利參加比賽。每次球隊練習時,他總是第一個報到,最後一個離開。他幫忙掃地、運水、把籃球搬去放好。

坐在露天座位上的這個父親和兒子,看著亞當接到一個傳球,並從三分線以外的地方長射,落空。

對方球隊的球員非但沒有搶攻進球,反而都站在原地不動。他們要給亞當另一個機會。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亞當射球,不中。剩下十二秒。他又射球,落空。再來一次。十秒。九秒。沃茲沃斯隊不肯拿球。一名隊員甚至示意亞當站近一點,但亞當拒絕了。

這時場內的觀眾都站起來為亞當加油,認識他的人大聲喊:「加油,亞當!」「塞──尼!塞──尼!」剩下最後的四秒鐘,亞當射球,終場哨音響起時,籃球剛好呼地一聲穿過籃網。

群眾瘋狂歡呼。

雙方球隊的粉絲都站起來歡呼鼓掌,沃茲沃斯的隊員紛紛與亞當握手,拍他的背。場內的兩位裁判也在拍手,其中之一轉頭對另一位裁判,一遍又一遍說道:「哎,太好了,太好了。」

坐在看台上的這位父親哭了,他為一場高中籃球比賽變成一個截然不同的競技場而哭。在眼前這麼多索求簽名的球迷、電視攝影小組、保安人員將一個青少年團團圍住的時候,在這個即將跳過大學生涯、直接進入NBA職業籃賽、有專屬的法律團隊準備為他簽署價值數百萬的廣告代言合約的名叫雷霸龍的少年存在的球場。

這位父親為他親眼看到一個比他見過的任何一場職籃、大學、或高中籃球比賽更精彩的三分球而哭。他的眼眶充滿淚水,終於奪眶而出。他抬頭時,他五歲的兒子問他是否因為四葉草隊輸球而哭,這位父親沒有多作解釋,他只是微笑,緊緊摟著兒子。

這位父親送給他的兒子一份多麼好的禮物。我希望那個男孩能永遠記住那些眼淚,我希望他的父親能告訴他哭的原因,讓他們父子倆都有值得同聲一哭的理由。

 

 (摘自《上帝不眨眼》第十二課)

 

 

創作者介紹

晴天出版

晴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