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問我,以下的故事究竟是真是假?我總覺得,這個問題實在難以回答。對我而言,事情的真相不應該只局限在肉體可觸的物質世界,卻應該這麼說,真相是被一股能量所具現出來,這股能量流淌、充斥在時空的每一道縫隙之間,在聞不到、摸不著、難以捉摸的意念之流裡。貫注在這書頁裡的每一道能量,就跟我所見過的每一道光、聽過的每一首歌、嚐過的每一顆水果,一樣的真實。只是不可否認的,我的確運用了小說結構的繩索來串連每一個字句,好讓它變得容易欣賞,而且當中很多事件也是大多數人可能遇到的事。對我來說,那中間的細節一點也不重要,因為在那背後的能量,一直都是──對我而言,無堅不摧的真實。

我希望,你可以從閱讀我的真實裡找到樂趣,並且很快受到鼓舞,然後轉而傾聽屬於自己的真實。

 

1

 

放眼看去,各形各色的街頭遊民裡,他大概是最快樂的一個,起碼就我所見。他的笑容溫暖親切,及肩的頭髮亂蓬蓬,與臉上糾結的紅鬍子搭配得恰到好處。雖然,身上那套咖啡色的破爛衣服看起來從沒換過,而且味道像是已經一個星期沒洗澡,但是他臉上那一對水藍色的眼睛,卻出奇地令人自在。

當時我正提著幾袋物品穿過合作社的停車場,便看見這位仁兄,拿著一張紙板,上面印著手寫的幾個大字:

 

永遠以優雅的態度來接受

 

看見我正要打那裡經過,這位流浪漢笑得更開了。我探頭向下瞄了一眼,發現他腳邊躺著一隻剛出生不久的小黑狗,悠悠地睡著了。就在我幾乎要從他面前一閃而過時,我悄聲對自己說:「這不是很諷刺嗎……」

「什麼事很諷刺?」他開口。

我有點驚訝,繼續往前挪動一步,想辦法假裝自己沒聽見他說話。

「什麼很諷刺?」他又說一遍。

我停下腳步,慢慢轉過身來,心裡感到一陣困窘。我說:「我覺得諷刺,因為你一面向人乞討,一面卻又建議他人該如何來接受。」

「我沒有向人要任何東西,」他勉強擠出笑容,「我此刻正在施予。」

我像一隻笨魚,想都不想就咬上他設的餌。「那麼你何時要給我什麼東西呢?」

「我已經給了,只是你不接受它施予你的方式。」

「哦,我想你弄錯了──你肯定沒有給我任何東西。或許你認錯人了。」

「不,我沒有認錯人!」他已經顯現出不耐煩的模樣。「請你現在就離開吧,我很忙。」

我望了望四周,一百碼之內,除了我們倆,沒有半個人影。

「請你馬上離開,」他又說一遍,然後轉過頭,不再看我。

困窘之餘,我拿起提袋,走上山坡,朝住所走去。我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觸怒了他,但是很明顯的,他對我反應的態度非常不高興。

回到住所後,剛才發生的事還在我心裡揮之不去,我嘗試不去理它,說服自己,他可能不過是把我看成了別人。我想把這件事忘掉,繼續過我的日子,卻怎麼樣也甩不掉。通常我不太在意別人對我的看法,可是這一次卻不一樣,我感覺自己和這位流浪漢之間有一股奇異的連結,打心底不想放掉這件事。

不到一小時之後,我又拿起皮夾,走下山去。我不確定自己要說什麼,但總得試一試。

當我走近合作社,一見到那頭蓬亂的紅髮和腳邊的小黑狗,心上的石頭頓時落地。等我走得更近一些,我看見他手裡的標語換了,上面寫著:

 

我要一顆柳丁。

你要什麼呢?

 

我笑了笑,心想,這對於握手言和倒是個不錯的點子。我走進店裡,買了一本當下所能找得到的最棒的小說,順道又挑了幾件雜貨,不過是些先前裝不下而沒買的東西。

我穿過雙層玻璃大門,朝他丟了一顆柳丁,決定再試一次。「嗨,這是給你的。」在柳丁離開我的手的時候,我說著。

「謝謝。」他微笑,似乎頗為真心地感謝這顆柳丁。「這是今兒個一整天我所遇到最好的一件事。」

他的話立時讓我心情飛揚,然後我決定逗逗他。

「所以你可以幫助我得到我想要的嘍?」我咧嘴笑。

「當然。」

「你要怎麼做呢?」

你可以實現任何你想要的事。

「真的嗎?那麼你自己為什麼不這麼做?」

「我是這麼做呀,每天都如此。」

「那你為何到今天還是無家可歸?」

「你為什麼認為我沒有家呢?」

喔,我的天,我心想。我得更加留意嘴裡說出的話才行,如果我準備多耗一些時間在他身上的話。

「你都實現些什麼?」我問,想辦法轉移話題。

「今天,我實現了一顆柳丁。」

我大笑,「你所做的,不過是寫張標語,上面說你想要一顆柳丁。」

「然後你便給了我一個。很明白吧,我成功實現了這個願望。」他自滿地笑。

「那麼如果我想要一百萬,我要做的,就只是寫一張標語,上面說『給我一百萬』,然後就會有人給我嘍?」

「你相信那樣的事會發生嗎?」

「當然不相信!那是不可能的,怎麼有人會只因為看見一個標示,就給我一百萬!」

「瞧,你不是已經回答了你自己的問題。」

「所以你同意──人是不可能平白無故就實現想要的東西。」

「當然不,我只是同意你並不相信那是實現一百萬的適當方法。實現願望完全不是那樣一回事──敷衍地做個簡單的努力,結果看著它失敗。實現願望的意思是,把你的目標和天分具體列出來,好讓它們最後可以具體顯現。你必須摒除所有疑慮,全心全意地相信,並且行動時毫不遲疑,否則就是在浪費時間。你是真心想要一百萬嗎?」

「當然是真的。」

「我不相信你。」

「為什麼?」

「因為我有一顆柳丁,而你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口袋裡有一百萬的樣子。」

或許他說的有點道理。

「你到底想要什麼?」他的眼神像是要在我身上鑽出洞似的。

「想要快樂。」我沈默了許久後回答。

「那麼,這我倒是可以幫助你。一旦你誠實面對自己,你便已經在半路上了。」

「我是羅伯。」他伸出一隻手說。

「我是史考特。」我握了他的手。

「很高興遇見你,史考特。這隻是我的狗,小東。明天大約同一時間,你再到這裡來吧,我有東西要給你。」

我走開了,一邊對自己如此被羅伯吸引有點百思不解,而且害怕。在艾許蘭,人們總是如此大方、友善,令我不太習慣,此刻我還在努力適應。我已經熟習從前在洛杉磯時,在人群中保持一種無名無姓的狀態;當我初次發現,在這個奧勒崗南部的小小山城裡,人們都是如此友善親切的時候,不禁對自己過去這幾年來所養成的封閉和疏離,感到十分羞愧。於是我發誓,怎麼樣也要重新把自己的內心打開。在這個小鎮裡,沒人知道,過去的我在面對人的時候,是多麼冷漠和不信任。我想要徹底改造自己,讓自己變成一個友善的人,常常只看見別人身上的優點。這是個偉大的心理練習,而且幾乎立刻就慢慢促使我重拾起兒時的樂觀來。我決定繼續保持這個目標,一面不緩不急爬上山坡,返回我的公寓,繼續打開更多的紙箱。

 

(摘錄自《等待秋天》第1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天 的頭像
晴天

晴天出版

晴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