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未來的夢想」,侯叔叔認為,可能不是太空人、牛仔這些具體的角色,而是希望每天都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且要認真去做。「不管人生還有三十或是四十年,我都希望照著自己的意思去過。然後,不斷嘗試新的挑戰,只要我有興趣的、做得來的。」侯叔叔的眼睛裡面好像有電燈泡一樣在發亮。

 

許老師覺得要像侯叔叔這樣過好像不太容易,侯叔叔表示,每個人的人生都一定可以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當然可能也必須放棄某些事情,因為,人的壽命有一定的限制。侯叔叔打趣地說,「如果可以活兩百歲,那我就敢夢想成為喬丹,因為我還有一百多年可以嘗試啊!」

 

第二個問題是「有沒有夢想,對一個人的影響很大嗎?」侯叔叔一聽到閔翔這個問題馬上回答,「當然,有想做的事,每天早上醒來才有意義。」侯叔叔反問,「沒有夢想,起床第一件事想的是什麼?」閔翔搖搖頭。侯叔叔說,「繼續睡,不起床,因為睡覺最舒服啦!如果沒有更大的動力爬起來,冬天早上要起床真的很痛苦,對不對!」宥廷在旁邊聽得直點頭。

 

侯叔叔這次換問所有人,今天醒來眼睛一睜開想到什麼?明娟的回答是「要去台北訪問。」宥廷的回答是「又緊張、又興奮。」侯叔叔說,那「種感覺就是一個希望,而人生有沒有夢想差別就在這裡。醒來的時候如果有一件想做的事,就會願意起床,甚至會興奮得睡不著。」侯叔叔看著我們用低低地聲音說,「你們希望人生的每一天一醒來就有一個期待,又興奮、又緊張;還是想說,如果可以繼續睡、不要起床有多好。」

 

談到夢想,侯叔叔還想跟大家說一說不同的想法,他問,「夢想實現了之後比較快樂,還是每天在實現夢想的時候比較快樂?」大家一聽到這個問題都有點傻住。侯叔叔趕緊把自己寫書的心情跟大家分享。侯叔叔表示,書寫完印出來當然很開心,但是寫書的過程,不斷有新點子跑出來,看著進度又往前邁進一步,那種心情更讓人興奮。侯叔叔認為,人生有一個夢想,每天為這個夢想努力的過程,甚至比夢想完成還要快樂。

 

侯叔叔看閔翔好像沒有聽懂,問了他一句,「星期五晚上跟星期天下午,你覺得哪一個比較快樂?」這次閔翔二話不說地回答,「星期五晚上,因為快要放假了。」侯叔叔質疑說,「星期天下午是假日為什麼反而沒有星期五晚上那麼快樂呢?」

 

「星期五晚上那充滿期待的心情,就是『夢想』。」侯叔叔進一步解釋說,「只要有一個夢想,就有一個星期五的晚上。每一個夢想都是星期五的晚上,而夢想實現就是星期天。」看著閔翔露出「哦!原來是這樣」的表情,侯叔叔補充說,「如果你問我實現很多夢想、很有成就是什麼感覺,我的答案就是『星期天』。我寧願拿來跟你交換,因為你還在『星期五』。」

 

老師忽然說,「我現在已經過到星期六了。」大家先呆住,然後笑成一團。侯叔叔也笑著說,「所以你們都要記住星期五的感覺,每一個夢想就讓你有一個星期五,如果你的人生一直有夢想,你就一直活在星期五的期待中,棒不棒!」這時候,大家臉上都流露著一股充滿期待的神情。

 

閔翔沒有忘記自己的責任,提出最後一個問題「實現夢想最關鍵的一件事」,侯叔叔低頭神秘兮兮地說,「當然是……這個夢想要是真的啊!」

 

侯叔叔說,從自己小時候到現在,看過太多人的夢想,其實不是來自於自己,而是來自於父母或整個大環境。父母希望孩子第一名,第一名就變成很多學生的夢想;社會認為醫生的收入、地位都高,醫學院就變成大學聯考永遠的榜首。「這樣的夢想容易實現嗎?」侯叔叔問大家。閔翔很大膽地回答,「不一定。」侯叔叔笑得很開心,一直用力的點頭,大概是終於有人比較勇敢的說出自己的想法了吧!

 

不過,侯叔叔馬上又認真地告訴閔翔,「沒有錯,只要認真去做一件事都有機會成功,只是比例的問題。追求夢想的過程也不會一帆風順,可能充滿辛苦、麻煩、疲累。但是,如果真的是自己真正的夢想,你相信的夢想,你就會有力量去克服各種困難,並且堅持下去。」

 

侯叔叔說,「人永遠就是在夢想的美好與現實的辛苦之間拔河,你拉贏,這個夢想就會實現。然後,你就再去找下一個夢想來。所以,如果沒有夢想,或者不是自己真正的夢想,根本幫不上忙,一下子就被拉過去了。」

 

最後,侯叔叔舉例說,我們到迪士尼樂園玩的時候,一定先挑最喜歡的遊樂器材排隊,就算玩的時間比排隊的時間少很多也不在乎。而且,這一項遊戲結束立刻衝到下一個遊戲,重新再開始排隊、享受短短的快感。就這麼一直重複,玩的時候一點也不覺得累,只覺得時間不夠。

 

「夢想和人生的關係就像去『迪士尼樂園』,我們永遠要找自己最有興趣的事情做,而且一個夢想完成一定要給自己下一個夢想,這樣的人生永遠有趣、永遠充滿希望,而且一點也不覺得累。」侯叔叔跟我們說這段話的時候,自己都很興奮。

 

 

 

進入「個人」的問題,淑婷學姊先問侯叔叔,醫生跟作家哪一個收穫比較多?侯叔叔幽默的說,「在醫生裡面,我是比較會寫作的;在作家裡面,我是醫術比較高明的。」

 

侯叔叔說,人的能力不只一種,要學習把這些能力整合在一起,這會產生「同中有異」的效果,簡單說就是「特色」,這在未來的時代會很重要。「你們看我的書就比較像醫生在寫病歷,不廢話,乾淨俐落,因為醫生的我讓我很討厭廢話。相對的,當醫生的時候,也多了一份作家對『人』的關懷。所以,我的這兩個角色會彼此互相幫忙。」

 

侯叔叔也提醒我們,不是當醫生就只讀醫學,也需要讀一些文學、戲劇;相同的,當藝術家、傳播人也一樣要去接觸「科學」。很多時候,人的能力是相輔相成的,勝過對手的地方可能就是來自於不同領域的加持。侯叔叔以自己為例,能來做廣播主持人不是因為聲音特別好聽,而是他能跟聽眾聊一些正統傳播系學生沒有學過的話題,例如醫學、文學。

 

淑婷學姊的問題都很犀利,第二個問題她就問,該怎麼面對「不喜歡卻一定要做的事情」呢?侯叔叔輕聲地說,「給它一個理由。」

 

人生確實有不少自己不那麼喜歡、卻不能不去做的事情,這時候,找到一個支持做這件事的理由會給自己很大幫助。就拿「醫生」來說,三更半夜要趕到醫院急診很痛苦,但是只要告訴自己這可以救一個人的命,覺得值得就不覺得累。另外,拍《危險心靈》的過程,也有侯叔叔當醫生時從來沒體驗過的辛苦,但是一想到拍出不一樣的戲劇,觀眾看了也許會對自己的孩子好一點、社會也許會更正視國中教育,「這個理由就足以說服我這麼懶的人吃苦耐勞。」侯叔叔說。

 

讀高中的雅翎是今天的最後一棒,她不疾不徐地問侯叔叔,「時間對每個人來說都很珍貴,最想把時間花在什麼地方、做什麼事?」侯叔叔也很平靜地說,「我對時間的概念就是,不要把時間花在任何一件自己覺得沒有意義的事情上面。」

 

「我的生命在算一算也只有幾十年,如果扣掉早餐自己一個吃之外,一天以兩餐來算,一年七百多餐,四十年算一算也只有兩萬多餐。所以,我會想把這些時間跟自己喜歡的人共享。」侯叔叔還說,就像這次的訪問,對我們來說,也許會是一次難忘的回憶,所以這兩個小時就很值得、很快樂。也許,同時間有一場酬勞很高的演講,但如果只有利益沒有其他重要的目的,就不具吸引力。「我會把時間用在我覺得喜歡、在乎、很重要的地方。其實,我從小就一直做這樣的選擇。」

 

也許有人會問,不去做那些可以賺錢、提高名聲的事情,會不會降低自己的競爭力。侯叔叔認為其實不會,時間久了,大家知道這是一個真性情的人,自然比較不會提出這一類的要求,反而會得到更多支持、幫忙。自己現在做很多事情能事半功倍,靠的就是長時間所累積下來的「信譽」。

 

侯叔叔用「兩個同學」比喻給我們聽,一位是有好處才幫忙,一位是覺得應該做、可以做就幫忙。短時間看起來,一定是現實的同學得到比較多好處;但是長期下來,有信用的這位同學交到的朋友會越來越多,現實同學的朋友會越來越少。也許二十歲還看不出來,但是三十歲、四十歲的時候一定會有影響。侯叔叔說,「每個人在三十歲之後就不再只是靠自己,而需要很多外在、很多別人的幫助。」

 

雅翎學姊最後一個問題是,「哪一個特質是您打造成功最重要的鑰匙?」侯叔叔用堅定的眼神回答,「盡力而為。」

 

(摘錄自《12歲的天空》──侯文詠‧人生要像迪士尼樂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天 的頭像
晴天

晴天出版

晴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千江月
  • 我要買一隻鳥接著一隻鳥這本書,請幫我的忙吧!博客來買不到,查不到晴天的電話,寫去的信也沒有人回,真的不知道這樣的出版社怎麼活啊?我的mail是chchen323gmail .com 謝謝!
  • 訪客
  • 這種請人幫忙的態度也太沒禮貌了,買不到可以去圖書館找,可以找熟人問,
    斷不是沒頭沒腦的丟了一個問題讓陌生人幫忙..
    還有內文驚嘆號太多讓人看得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