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芭拉狄格羅:對於不太認識你的讀者,你究竟是誰?

史考特布魯:我是心靈網站DailyOM的創設人之一,我原本從事音樂技術製作的工作,直到2004年和我太太麥德森泰勒創設DailyOM,為的是把事業和靈性生活融合在一起。

 

芭芭拉狄格羅:是什麼樣的動機,促成你寫作《夏日之路》(Summer’s Path)與《等待秋天》?

史考特布魯:我別無選擇。在我年輕的時候,我和精神世界的連結很強烈,比起後來那段日子還強,直到創設了DailyOM,這個連結才又回來,並且愈來愈壯大,到了2007年左右,已經到達和我年幼時相當的強度。在那個點上,我開始再度與靈魂界裡的靈魂溝通,其中一個靈,在兩個星期的時間內傳遞給我《等待秋天》的故事。事實上,故事的「下載」幾乎是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完成的,可是我花了兩個星期才將那樣的訊息從靈魂裡轉錄出來、變成初步的文字稿。這最初兩個星期的感覺相當激烈,連我自己都不明白我到底在做什麼。接下來的一年半則是將最初的草稿轉成更成熟的文字,而不像是片片斷斷的訊息。我從未想過寫一本書,可是當我對自己的靈性道路愈加敞開來,我漸漸接納了這份禮物和責任,盡可能去優雅地呈現。《夏日之路》是後來的作品,但是成形的過程與《等待秋天》類似,而且是在文字成形之前就先答應「賀伊書屋」(Hay House)總裁要做的事。我信任宇宙自有祂的用意,而祂再一次履行了承諾。

 

狄格羅:這兩本書彼此是相關聯的嗎?它們之間如何連結?

布魯:雖然我後來才寫了《夏日之路》,但顯然它應該是《等待秋天》之前所發生的故事。《夏日之路》是以第三人稱方式寫成的,請述故事主角東諾與羅伯如何在一個不尋常的情境下相識的經過。可以說,羅伯把東諾納入他的羽翼之下,為他開啟了視野,鼓勵他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人生。最後,他們來到了奧勒崗州的艾許蘭,在那兒他們遇見了我。第二本書《等待秋天》則多半是我個人的故事,而雖然羅伯和東諾仍舊在一起,東諾卻很少說話,羅伯卻有很多話要說。《等待秋天》採用第一人稱敍事,是以我的角度來描述的,它確是我的故事。內容雖然不是百分百出自非虛構的事件,其中大部分的情節卻是真的。兩本書原本的用意是各自獨立,但如果同時讀的話,讀者勢必會有「豁然領悟」的瞬間喜悅。在《等待秋天》一書的宣傳初期,購買書可同時免費下載《夏日之路》的數位版本,不過我仍希望《夏日之路》最終能夠付梓出版。

 

狄格羅:《夏日之路》如何幫助我們發掘個人靈魂的真相?

布魯:靈魂的真相藏在每個人的心裡,但是因為多年來,個人的經驗、關係、看似無害的日常對話,層層相疊的結果,自己已經碰觸不到內在那個部分。在《夏日之路》裡,我們看見東諾如何一層層剝開那些個人的經驗和雜音,最後留下的,就是那靈魂的真相。而雖然一開始,他不太喜歡自己的新發現,他卻學習去體會及欣賞,每一具靈魂對於自己所被丟入的每一重大情境,原來都預先藏好令人震驚的完美計畫。

 

狄格羅:羅伯在兩本書裡是否是同一位天使?

布魯:是的,他是連結這兩本書的主要角色。

 

狄格羅:《等待秋天》對於實現自我的願望提供了什麼樣的協助?

布魯:我把「實現」看成是跨進靈性這道門檻的一帖良藥。是的,如果你妥善運用吸引力法則的話,就能實現自我的願望,我嘗試作出簡單的解釋。然而我相信羅伯精確扼要的解釋,他說「實現願望並不是敷衍草率地做個表面的努力,然後眼睜睜看著它失敗。實現願望是說,把你的目標和天分具體列出來,好讓它們最後可以具體顯現。你必須摒除所有疑慮,全心全意的相信,且行動時絲毫不停頓,否則就是在浪費時間。」但是請記住,其中有一件重要的事必須明白,靈魂是一個人真正的願望和命運棲住的地方,所以關鍵是,你必須經常碰觸自我內在的靈魂,與之溝通,然後你才會明白,你應該實現什麼。如果你嘗試去實現每一件自「認為」想要的事,是不會成功的。但實現靈魂所願的事,則容易得多。與自我靈魂建立一個溝通管道和關係,是這個過程裡非常重要的部分。

 

狄格羅:學習去傾聽、信任內在的聲音,這當中最困難的部分在那裡?

布魯:一言以蔽之,就是臣服。臣服是靈性修練上最困難的一步,因為你必須褪去所有多年來習得的一切,包括從父母、社會、朋友承襲而來的和自己的思考,重新學習依循真正的嚮導。許多朋友所不了解的是,個人的思考只是協助我們處理俗世問題的其中一個工具,它的功能無異於手指頭、手肘和味蕾。在某些情勢裡,運用思考是合宜的,但是每一件事都使用它,就彷彿是想用手肘去發現每一物是否是甜的。你必須在需要的時候才去使用它,除此之外就不能了。許多人嘗試用思考去面對深層的靈魂溝通,雖然它從未真正獲得勝利,卻經常因為掩蓋了真相,而欺騙了自己去相信那真相從未在那裡。

 

狄格羅:如果我們傾聽內在神聖的聲音、神聖的引導,我們害怕放棄什麼?

布魯:外在的控制。西方的主流想法時常教我們,必須透過自我的意志去「創造」自我的生命。如果我們不在「控制之中」,就不是真正活著。但就如我之前解釋的,所有這些外在的控制行為,只是在誘使我們偏離自我真正的命運。許多人一聽到「命運」這個概念就嚇壞了。他們擔心自己失去控制,或者更糟,擔心自己的生命失去意義,因為做任何事都沒有用。然而命運的真相倒更像是河流,如果你在河水之中,隨之漂流,你會更快到達你想去的地方,但是如果你想和水流搏鬥,那麼不僅到不了更遠的地方,而且還總覺得疲累。不過你仍舊還有自由意志,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我再舉另外一個比喻,這就像是需要的時候戴上矯正眼鏡,你不一定要喜歡看見的每一件景物,但是在拒絕之前,能夠看見前方有什麼,絕對是一件好事。

 

狄格羅:所謂實現靈魂的真相,全是有關於學習信任內在神聖的聲音、神聖的引導嗎?

布魯:我想,學習信任內在神聖的引導,是意識到自我命運的第一步。至於如何應付自我的命運又是另一回事。很多時候,靈魂的命運所指稱的意義是廣泛的,不是那麼明確。譬如,或許一個人靈魂的真相是協助治療愈多的人愈好,但我們仍然必須自己去決定居住的地方,以及生活的方式。所以它並不會去定義有關住在某一個城市或擁有某一特定的顧客,或者擁有主顧客的同時,還必須寫書。可以說,有時候我們會注定與在某一特定時間、地點已經實現的靈魂連結(或重新連結)。在那一點上,你的靈魂一定會鼓勵你到達那一個層面,或者遠離那一個層面,或者如此你方可在這一世遇見(或重逢)那個人。通常這些時候都是另一片拼圖又找到的時候。跟隨我們的命運,一直都像是一場無止盡的冒險;命運本身一天一天地逐次顯現。

 

狄格羅:如果我們拒絕實現自己真正的願望,我們是害怕呢,還是我們其實並不想這麼做,又或是我們擔心這麼做會觸怒周遭的人?我們該如何分辨?

布魯:如果你確信自己已經與內在靈魂溝通過,而且已經將全部的人生與靈魂的命運結合(當然這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持續的努力),卻還是行不通,那麼或許你還有其他必須學習的重點。但如果你是要問,為什麼人們不去實現自我的命運,那麼這會有很多的答案。其中影響人們作為的最巨大原因就是恐懼。就如我的妻子麥德森所說:「害怕失去所有,也害怕得到自己想要的。」

 

狄格羅:我們今天可以採取什麼作為,開啟療癒的第一步,以實現靈魂的真相?

布魯:有一個實際的方法可以協助大多數的人,那就是冥想。規律地讓自己每天有一個安靜的時刻,你慢慢能去辨別靈魂嘗試要去告訴你的訊息,這個練習非常有幫助。一旦你能夠經常性與內在靈魂確認,你全部的人生就會為你開啟。

 

(摘錄自Inner Realm雜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天 的頭像
晴天

晴天出版

晴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